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风水中华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用百度帐号登录

查看: 785|回复: 0

午夜诡故事之见鬼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0-16 11:0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
    一、珞琳
   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这是见到珞琳后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    此时她坐在咖啡厅的一隅,脸色苍白,目光呆滞,忐忑惶恐。一双纤细的手交替着绞在一起,紧张地颤抖着。
    我挥手叫来了侍者,点了两杯咖啡。我想喝点热的东西可能有助于镇定她的情绪。
    侍者送来咖啡,离去的时候表情十分怪异地盯了我两眼。也许他无意中听到我和珞琳的谈话,引起了他的好奇。
    其实我跟他一样,对于未知的东西都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,有一种窥探和揭秘的冲动。
    在此之前我并不认识珞琳。她是通过报纸上的一则“求购房屋”的启事而拨通我电话的。她说她有一套位置优越、价格优惠的房子急于出售,但是她开诚布公地告诉我,这套房子不干净,否则不会仅仅以一间厕所的价格出手。
    我觉得这真是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。如果真的有鬼,我倒想为它烧上几柱香以示谢意。我的职业就是专门收购一些便宜的房子,然后再以高价转让出去。至于这套房子是凶是吉前史如何,跟我没有丝毫关系,反正住的又不是我。
    “费小姐,我见过鬼。我曾经不止一次看见有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女鬼,摇摇晃晃地挂在客厅的百合花灯上,紫色的舌头沉甸甸地垂在胸前……”珞琳黑漆漆的眼睛瞪着我,牙齿“咯咯”作响,“我一天也不想再待下去了……”
    自古以来都是卖瓜的夸瓜好,这个女孩的诚实令我肃然起敬。我决定跟她去看一下房子。
    二、羊婆婆
    富华大厦位于繁华的市区,二十三层的高度在密集的住宅楼里鹤立鸡群。由于地理位置优越,一万五千元一平方米的价格在开盘伊始,便被抢购一空。三年前我在这里曾拥有两套房子一直都十分抢手,幸好珞琳不懂行情,否则这块肥肉亦轮不到我。我心里乐开了花,眼前漫天飞舞着花花绿绿的钞票。
    驱车到达富华大厦不过是半个多小时的路程。门卫居然还认得我,微笑着跟我打招呼:“费小姐,好久不见啊。”
    “故地重游,来看个朋友。”我说。
    “费小姐心地真好,当年羊婆婆孤寡一人,多亏了你的照料。”门卫叹息,“不过也真是好心有好报,她将遗产都留给了你。”
    我的心蓦地一沉,记忆的闸门像是突然被打开,前尘往事历历在目。三年前我还住在这里,羊婆婆是我的邻居。她寡居一人,体弱多病,尤其严重的是哮喘。午夜时分我常常被隔壁歇斯底里的咳嗽声惊醒。我很可怜她,便义务照料她的饮食起居,直到她过世。没想到羊婆婆感激我的照顾,居然将房产遗赠给了我。这件事在当时曾经轰动一时,上了当日的报纸。我,费樱,以爱心大使的形象成为呼吁社会学习的榜样。
    珞琳悄无声息地穿过我们走了进去,面无表情。我连忙跟上,心里掠过一丝不安的阴影。
    “你好像很讨厌他……”我说。
    “他对每个进出大厦的女子都是一副馋涎欲滴的嘴脸,让我恶心。”珞琳皱着眉说。
    这个理由的确让人十分同情。珞琳是个很美的女子,一定不堪负累男人的骚扰。
    三、方亦铭
    电梯即将关闭的时候突然插进来一只穿着黑皮鞋的脚。接着,两只修长白皙的手分开了门,挤进来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。
    “不好意思。”男人歉意地对我说。
    他西装革履风度翩翩,身上飘着一丝淡淡的古龙水味道,烟草型的,清新优雅。
    “我是方亦铭。”他向我伸出手,微笑着说,“你也是这里的住户吗?”
    “我是费樱。”我说,“曾经是,现在不是,但也许以后还会是的。”
    我们一起笑了起来。
    “费小姐,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来找我。我就住在十一楼,电梯左手边第三个房间。”他顿了顿又说,“你知道吗?这里的电梯欺生,经常坏。你一个人搭乘的时候一定要小心。不要像我一样,被‘囚禁’在暗无天日的电梯里十几个小时。”
    电梯“叮”的一声在十一楼停住,方亦铭热情地向我道别。
    回过头来,看见珞琳抱着胳膊站在一角,冷冷地笑。
    “我看你要小心的应该是他。”她语气嘲讽地说,“这个人风流成性,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。”
    “哦,你认识他?”我问。
    “整栋大厦的人都认识他。”她说,“他几乎勾搭过所有住在这里的女性,臭名昭著。”
    我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刚才你都没有理他,形同陌路。”
    四、见鬼
    到了二十一楼,光线蓦地一暗。所有的光源都来自于走廊尽头的那扇狭小的窗户。猝不及防的黑暗使得气氛在刹那间变得阴森无比。
    “糟糕,灯泡又坏了!”珞琳低声咒骂。她踩着软软的地毯行走,瘦小的身躯裹在黑衣黑裙里,宛如一个飘忽的幽灵。
    我跟在她的背后,脊梁有点发凉。隐隐感觉四面似乎有无数双诡异的眼睛在盯着我看。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,也许,有些东西你看不见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。我心跳开始加速,忽然间有种悔之晚矣的想法──在此时看这样一间房子,未免时机不对。
    珞琳突然站住,回头说:“到了!”
    她的脸在黑暗里是一种没有生气的苍白,像一张冰冷的尸体的脸。门启处,黑暗褪尽,生死两重天。沐浴在光线明亮的房间里,是一种由地狱回到人间的惊喜。
    房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。结构简洁大方,装修精致典雅,拉开豪华的落地窗帘,整座城市的繁华与天空的流星尽收眼底。
    珞琳远远站在门外,表情怪异地望着天花板,声音颤抖地说:“看到那盏百合花吊灯了吗?就在那里……”
   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,刚放下的心再次控制不住地收紧。疾步奔向霓虹闪烁的露天阳台,故作镇定地说:“你放心吧,通常鬼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现……”
    “是吗?”背后突然有人在阴鸷地笑,就像一只午夜嚎叫的猫。我蓦地回头,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撕肝裂胆的惨叫。我看见,刚刚还站在门外的珞琳,正摇摇晃晃地吊在客厅中央的百合花灯上!她四肢僵硬,低垂的脑袋如断了一般歪在肩上,一双暴突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我,紫色的舌头一直伸到胸前。
    五、猫
   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出那间房间的。走廊里一片漆黑,我如没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撞,拼命拍打着所有的房门,然而我就像掉进一座空城。最后我终于找到了电梯,一阵狂摁之后,电梯如救星般降临。
    电梯三面嵌着镜子,从不同的角度诠释我魂飞魄散的样子。
    珞琳就是鬼!怪不得咖啡厅的侍者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,原来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守着两杯咖啡自言自语!门卫、方亦铭,所有的人都当她是透明的,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到她的存在,除了我。
    俗话说,冤有头债有主,我从来就不认识一个叫珞琳的女孩!我惊魂未定地想,她为什么会找上我?
    突然,电梯一震,陷入一片暗无天日的黑暗。方亦铭的话真是可怕的谶语!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,四面都是铜墙铁壁,无路可逃。我垂头丧气地想,珞琳一定就在黑暗里盯着我,就像猫在玩弄一只手到擒来的耗子。
    你为什么找上我?为什么?我喊。即使是死,也要死得瞑目!头顶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叫,有个东西挟着一阵冷风扑到我的身上,指甲坚硬,深嵌入肉,犹如吸血鬼的利齿。
    我本能地反抗,触手所及,居然是一把滑腻的毛发。我惊恐万分地甩了出去。“砰”,随着一声沉重的巨响,电梯里重见光明。
    眼前是鲜血淋淋的一幕!一只黑色的猫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喘息,脖子被折断了,脑袋古怪的扭在后背。一只眼珠迸裂不见,剩下的另一只眼珠死死地盯着我,似乎随时都会从血泊里站起,耷拉着七窍流血的头颅向我阴险地笑。
    电梯门突然打开,我慌不择路地逃了出来。迎面的墙上,赫然挂着“十一楼”的标志。
    六、1109房间
    方亦铭说,他就住在电梯左手边第三个房间。这个时候,我最需要他的帮助。房门一推即开,有个人背对着门口坐在客厅中央的一把摇椅上。
    “方亦铭!”我惊喜交加地喊。
    “樱子,你终于来了……”那个人头也没回地说,声音苍老缓慢,夹杂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声,“我……等……你……好……久……了……”
    我悚然一惊,抬头四望,一颗心几乎跳出口腔!多么似曾相识的房间,我竟然忘记了,羊婆婆从前的房间就在电梯左手边的第三间──1109房间!
    “羊婆婆……”我双腿一软,瘫倒在地上。
    “来,给我装一袋烟吧!”她向我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,手上托着一只羊脂玉嘴烟锅,装着烟丝的荷包左右摇摆,绣着石榴的图案在昏黄的灯光下宛如一只狰狞的骷髅。
    “我在下面过得好辛苦呀,没有人伺候我。”她呜呜咽咽地说,身体连同椅子都在激烈地颤抖,仿佛每分钟都有四分五裂的危险,“樱子,我要带你走,我要你陪着我……”
    她说着突然从椅子上站起,敏捷得像一只鹰。转过身来,我终于看见了她的脸……那张我在梦中被无数次惊醒的脸。
    我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    当年我装作好心照料羊婆婆,目的是为了谋取她的房产。没想到这个老东西老而不僵,要将遗产留给她失散多年的外孙女。我不得已只好对她下了毒手。
    七、我死了
    我死了。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当我的人生落下帷幕的时候,别人的戏剧正在如火如荼地上演。
    1109房间的灯光蓦地大亮。羊婆婆佝偻的身躯如早稻一般拔节生长,瞬间长成一米八几的大个。她伸手往脸上一撕,揭开了一张面具,下面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──是方亦铭!
    又有几个黑影陆续走了出来。珞琳,咖啡厅的那个侍者,门卫,还有那只血肉模糊的猫。
    “她死了!”方亦铭踢了踢我,如释重负地说,“没有想到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强,差点让我们的三个方案都失去控制!”
    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我终于替外婆报仇了。”珞琳冷笑,回头感激地对门卫说,“谢谢你,小郭!如果不是你揭露了真相,我外婆就要含冤九泉了。”
    “我因一时贪念入室行窃,竟意外目睹了费樱谋害羊婆婆的过程。我想出手制止,却为时已晚。这三年来,我无时无刻不生活在内疚之中,能够帮助你完成复仇的计划,也算是我对良心的一点补偿。”小郭尴尬地挠了挠头,“我们赶紧善后吧。”
    方亦铭的计划天衣无缝。他们先将我装进了一只白色的编织袋,扔在厨房。午夜时分按照计划将我抛尸海底,我的脖子上,挂着一块一百多斤重的巨石。
    一个小时后,他们赶回家中开庆功宴。彼时,留守家中的珞琳,将会做一桌子的好菜迎接他们,然而,他们却意外发现,珞琳失踪了。
    ……
   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,那个被他们亲手沉尸海底的费樱,早已换成了珞琳。
    自始至终,他们的计划滴水不漏,只不过因为一个小细节的疏忽,而让他们的行动功亏一篑──我在羊婆婆的身上嗅到了一丝淡淡的烟草型古龙水的清香……
    一切,昭然若揭。我顺手推舟佯装晕倒,然后在厨房里伺机杀了珞琳。
    金蝉脱壳,李代桃僵,珞琳成了我的代罪羔羊。
    第二天,我手捧鲜花出现在羊婆婆的坟前。我是来向她告别的,我决定离开这座盛满了阴谋和罪恶的城市,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开始崭新的人生。
    过去的费樱,死了。



【转载时请注明文章来自:风水中华网】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 用百度帐号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风水中华

GMT+8, 2019-12-14 04:46 , Processed in 0.216411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㊣ 风水算命网论坛

㊣  在线算命网欢迎您!QQ:515388015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